韶君

故里

                                       
        梅花十三是梅花大侠的第十三个女儿,但梅花大侠心心念念的却是一个能够继承自己剑术的儿子。
        因此在正妻怀胎十月之后,梅花大侠再一次失望透顶。
        因为梅花十三的女儿身,梅花大侠彻底冷落了他的正妻。转而尝尝往外跑,一年只有一个星期在家。
         在梅花十三五岁那年,她的父亲梅花大侠纳了一名小妾,名唤嫣红。
         不出所望她为梅花大侠生了一个儿子。
         整个梅花山庄喜气洋洋,整个山庄的下人都被调到了嫣红哪里。更有胆大妄为者有心造谣,现夫人失势只怕嫣红要成为正妻。
        梅花十三从议论纷纷的下人口中得知自己母亲因为自己是女儿身的缘故才过得如今这般模样心中十分愧疚。
        只要自己也完美的继承父亲的剑术,是不是母亲就可以高兴一点?年幼的十三经常这么想着。
        于是十三就经常练剑给母亲看,而母亲只是慈祥的笑着,偶尔出声夸赞几句。
       “我们小十三不输男孩子呢”
        十三望着母亲的笑容,心中愈发难受。
        不能输给男子,无论是谁!
        那一年梅花十三九岁,还有一年便满十周岁。按照规矩在十岁生日那天,梅花大侠就会现身为十三送上礼物与祝福。那时候梅花十三便可以证明自己不输男子,自己也可以让母亲抬起头。
        只是,好巧不巧的那是她刚过完九岁生日不久。
        梅花山庄来了几位贵客,梅花十三听到这个消息时自己还在练剑。
        只是一名少年游荡到这里然后看着自己,梅花十三从他的眼神中看出了不屑,又看到了他的体格十三与他比拼起来。
        毫无疑问,她输了。很久之后她才知道自己挑战的是刺客联盟首领的爱徒,柒。
         梅花十三望着自己被一分为二的刀,眼睛里沾染上了丝丝雾气。
        不过幸运的是,柒开口了。
        “你是这么多年唯一一个挑战我的女子,不过勇气可嘉。”
          也许是梅花十三当时的表情十分难看,柒犹豫了一下接着说。
        “由我教你练剑,如何?”
         梅花十三捡起武器的动作停了一下,然后痴痴的看着眼前的少年点了点头。
         “第一课,就是气息”
           …………………………
           …………………………
        梅花十三出生于腊月,初梅开放的日子。
        而少年和她则一起呆在十三的院落踏梅阁中习武,春天他们练气息,夏天学剑术,秋天练姿势。
         由于梅花十三耽误了最佳学习时间,加上自己只是想在父亲面前露一手,只是跟着少年略微学了一点皮毛。
         时间很快,明天就是梅花十三的十岁生辰了。
         这天少年把十三叫到面前,说:“今天是你的最后一课。”
       “记住,气是所有武功的根本。”
        梅花十三似懂非懂的望着少年,心中默默想着气。
       “你父亲之所以打败天下无敌手,就是因为气。你是她的女儿你也可以的。”
         他顿了顿
        “这就是你的最后一课了,祝你好运。”
        “等一等!”梅花十三大喊了一声,柒扭头看着她眼中是疑问的表情。
         十三将手中的梅花枝送给了他。
       “我没有钱,只有这梅花园了。这是初梅送给你吧!”
        柒随意的看了一下,伸出左手摘下开的最好的那一朵。
         “一朵足矣”
          柒消失了,也将十三要说的话堵在了嗓子眼里。
         “来参加我的生日吧”这句话梅花十三始终没有说出口,虽然很久很久以前就有这个念头。
          曲终人散,十三终究告别了少年。然后独自面对未来,明天才是重头戏。
          我不输任何人,无论是谁。
          比以往更加坚定,更加有底气。
          十岁生辰那一天就要来了……
          梅花十三特意换上了碧波纹路的淡青色旗袍,将头发高高绾起。稚嫩的面庞依然可以看出十三日后将是个美人。
        可是十三等了一天,等到的却是自己父亲带着嫣红和独子离家游玩的消息。
        梅花十三不愿也不敢相信自己的亲生父亲对十几年的发妻和他的亲生女儿竟一点感情都没有,仿佛是个累赘一般避之不及。
        十三坐在少年曾经靠过的梅花树上惆怅的望着天空,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
        不知是不是错觉,自从那晚过后母亲像是彻底寒了心一般不久就带着十三离开了。
         直至今日十三依然怨恨自己当初为何同意母亲带自己离开梅花山庄。
        称得上侠的人,仇人数不胜数。十三的母亲是梅花大侠当初八抬大轿娶进门的,自然是那些人的报复对象。
        果不其然,没出多远十三的母亲就遇刺身亡,十三被一名刺客所救。
        十三泪眼朦胧的抱着母亲的遗体,看到了不慌不忙收回刀鞘的白衣男子想都没想就冲了过去。
       “求求你,教我武功吧!”
        男子漠然置之,回身便离开此地。梅花十三依然倔强的跟了上去。
         俩人一前一后的走了许久,男子突然开口:“我是一名刺客,杀人的。”
        梅花十三哪里还顾得上这些,心中唯有复仇二字支撑着她苦苦走下去。
        “那我便做刺客,只要你教我武功,只要你肯教我!”
         梅花十三血迹斑斑的小脸毫无生气,只是眼睛依然是亮的里面充满了嗜血的红。
         男子没有理会梅花十三,走进了一片竹林。梅花十三也跟着去了竹林,男子走到哪十三便跟到哪,男子抚琴十三便在旁边长跪不起。
        雪将十三变成了一座冰雕,但十三依然纹丝不动。
        许是男子怕了,终究还是收下了梅花十三。
       “你叫什么?”
       “梅花十三”
        男子点点头,拿出了两把刀递给了十三。
      “从今天起你就是玄武国的嫡系三代弟子,梅花十三了。”
        梅花十三双手接下了刀拿在手中细细观看,刀身锋利,精致小巧,用寒铁打造更觉轻便。
        梅花十三不由自主的瞪大眼,微微张口。
       “你还要有个新的名字”在梅花十三接过刀后男子补充说,“梅致绾”
       “谢师傅赐名!”
        男子继续往深林处走,雪飘然落下……
       “我只是受人之托罢了”
        梅花十三看着师傅的背影,想起了另一位少年。
        刹那间失了神……
        “一朵足矣”这句话还萦绕在耳边只是早已物是人非。
        远处的男子看到十三依然不为所动,皱了皱眉开口说:“过来,我来教你练剑”
         梅花十三晃晃悠悠的起身,摇了摇身上的雪。像提线木偶一样走了过去。
         当站在竹林深处的分界线上,十三停下了。
         这么多年十三挺过来了,冰凉的雪落在梅花十三的脸上。
         与过去彻底了断吧……
         当雪停了的时候,梅花山庄十三小姐已经从世界上消失了……
         所有她存在过的痕迹消失的一干二净,唯有几棵梅花树还记着曾经的过往云烟。
       “我是刺客梅花十三,刺客排行榜第三十七。”
    
        
       
 
         
         
        
         
       
       
     

       
        
       
        
         

念念不忘,必有回想(2)

刺客伍六七
念念不忘,必有回想(2)
       “再见!”
       一把剪刀从后面穿透了目标,之后回到了他的主人手上。
      “呵”
       柒面无表情的看了毫无生气的尸体一眼皱了皱眉头。
       若是千刃还在自己怎么会变成这么一副模样,自己已经恢复记忆有些年头了只是刀一直没有找到。
       自己失去记忆时究竟都干了些什么,一想到这柒无奈的摇了摇头,失去记忆的自己看起来废的很啊!
       看了看左手拿的剪刀,剪刀中间还细心的按上了七的标志。
       做刺客谁会暴露自己的真名啊!恐怕只有白痴了吧!但觉得这么说失去记忆的自己好像怪怪的也就不再关注自己失去记忆这段时光。
       柒看着剪刀突然想起了一段记忆,青色旗袍,碧色双眼,冷清的面庞,左眼和右眼下个有一颗泪痣,编起来的头发,用的武器是梅花镖和梅花双刀。
       柒勾起唇笑了起来,那个执着的不得了的刺客十三。
       右手轻轻抚上自己的唇,心中暗暗暗吃笑。
       那么一个女刺客自己的初吻竟给了她,想起当时她的表情柒敢肯定那也是她的初吻。
       还真是便宜失忆的自己了呢
       说起来,千刃的下落不明也许就和她有干系。
       是叫梅花十三吗?
       柒突然埋怨起失忆时的自己了,伍六七,伍六七你怎么就不会留心听一听她的名字呢?这样现在柒就有思路可以用来寻找千刃的下落了。
       外面传来一阵嘈杂声,柒意识到自己要赶紧离开了,于是就向后转去。
        随着烟雾过后,柒不见了。
       “梅花十三,对吗?”声音不知从何处响起,又将传向何处。

        

【原创】念念不忘,必有回想(1)


伍六七X梅花十三
       设定十三还不知道伍六七和柒是一个人,伍六七恢复记忆
   

“今天我就要带她走,我看谁敢拦我。”
       梅花十三的记忆不由得想起了几年前的那个夜晚,当时自己还是排行不高的小刺客如今自己都已经排行第七了。
       “时光匆匆啊!”
       梅花十三感慨不已,即便是知道伍六七是在神志不清的时候说的那句话但还是不由自主的上了心。
       说起来已经有些年头没有见过那个大大咧咧的刺客了啊!
      “十三”一阵浑厚的嗓音传来
       梅花十三听到这声音立即起身毕恭毕敬的行礼,用一贯冷清的声音说“师傅,有什么事用的到十三的吗?”
        男子点点头示意十三坐下许久才开口说:“当初我让你带回千刃并杀了能使用千刃的男子你都招办了吗?”
       梅花十三心中一惊连忙说:“师傅一切都照您的意思办了,干干净净”
      “我觉得也是”
       男子端起茶杯,梅花十三随着这句话心愈发悬了起来。
     “十三啊,你有有任务了。”
     “师傅请说”梅花十三听到这句话忙垂下头听着调遣。
     “暗影刺客排行第一的柒,你可有把握?”
        手中的梅花双刀骤然变得冰凉,这是一场不可能赢的刺杀。但还是硬着头皮答应下来。
       “我可以的师傅”
       没人知道这句话有多么冷,多么视死若归。
       男子意味深长的看了梅花十三一眼留下了一句话
       “不要像上次一样了,十三。”
        也许只有十三明白这句话的意思了。
       送走了男子,十三瘫倒的倒在了桌子上。
       当初整个刺客联盟整体出动都动不了柒一分而之所以刺客联盟赢了是用了下三滥的手段。
        就算是当年都铲除不了,更何况是我这个排行第七的女刺客?
        梅花十三苦笑了一下:“这是铁了心让我去死了啊!”
        猛灌了一杯茶之后梅花十三离开了。
       “伍六七,想不到这一别竟是永远。”

【佣空】罪

第五章
       “嘿!玛尔塔,你看这是什么!”
       “谢谢我亲爱的,你怎么知道我喜欢玫瑰的?”
        回想往事总是会让人留恋,正在逃亡的奈布给出了一个评价。
        如果忽略正在后面驱车追他的玛尔塔也许一切就会变得浪漫起来。
        一发子弹落在离脚不远处,车声已经越来越近了。奈布咬咬牙,狠命向前冲。
        快,在快一点,前面是自己的交头点了!
        奈布左肩上的伤口,因为疾跑的缘故伤的更加厉害了。再这样下去,即便自己逃了出去也是九死一生!
        奈布再次回头心情复杂的看了玛尔塔一眼,怎么看不清楚啊?
        奈布失落不已,能再看一次就好了。
        再看一次那明媚骄傲的面庞就好了。
        正在开车的玛尔塔看见奈布停了下来,也紧接着刹车。
        奈布背对着她一动不动,玛尔塔心中一沉。
        果不其然,奈布重重的倒在了地上。
        玛尔塔几乎飞到了奈布的身旁,却发现眼前的人早已没了呼吸。
        怎么可能!
        玛尔塔立刻做起了人工呼吸,不断的拍打肺部。希望救回他,可奈布早已没了心跳。
        不可能,怎么可能!
        到最后玛尔塔跪在奈布身旁,泪如断了线的珍珠似的,滔滔不绝的流下来。
        无声的啜泣,空洞的眼神
        “我不是要杀死你,奈布”玛尔塔看着奈布“我不是要杀了你,我知道你在前面有一个撤离点。”
       “我想让你走的”
        玛尔塔的脸已经白了,嘴唇也不住的颤抖起来。
        “我的丈夫只有你一个,NEVER”
         呆坐了许久的玛尔塔将一朵玫瑰放在了奈布的身旁,没有声音的说出了自己最后的道别
        My love. 祝你一路顺风。
        这时雨已经淅淅沥沥的下了起来,玛尔塔也转身回到了车上。
        虽说是开车但眼睛一直没离开倒车镜上的奈布,车开的很快,奈布的影子很快就看不见了。这时玛尔塔才缓缓的踩上刹车,像失了魂魄一般靠在车门上嚎啕大哭起来,透过朦胧的眼泪玛尔塔看见雨下的越来越大了。
        讨厌的天气,讨厌的眼泪,讨厌的任务,讨厌的婚约,讨厌的姓氏……
        玛尔塔禁不住问自己,自己到底为了什么而活?
        是自己,还是家族?亦或者两者皆有?曾经自己最害怕发生的事终极是发生了。
        余光望了望副驾坐,曾经自己坐在那里和奈布一起赶赴各地观光,现如今什么都没有了,玛尔塔害怕有关于自己挚爱的回忆。
        以至于最后玛尔塔最后是弃车而逃,她是硬生生走回自己的家,贝坦庄园的。
        至于之后的事,玛尔塔想都没想,自己早已被雨给冲走了。
        一丝不剩
       
       
        
       
  
       
  

【第五人格】罪

第四章
        奈布从梦中醒来,似乎是睡蒙了。一睁眼就直勾勾的盯着雪白的墙壁,许久才反应过来。怎么自己原来在医院躺着呢?
        余光随后就看见了随着艾米丽医生进来的玛尔塔。心中有些愕然,怎么她还不知道自己的身份已经暴露了呢。
        玛尔塔难得的穿上了白色的制服,以前她总觉得白色是不吉利的颜色。
        这里玛尔塔一见到奈布此时的脸色心中便愈发愧疚起来。
        老天,这是可是我相处了七年的丈夫啊!
        玛尔塔下意识的看了看藏在腿上的枪的位置。
        这一动作自然是瞒不过注意力一直在玛尔塔身上的奈布了,瞬间奈布就明白了所有的事情。手也紧紧的将不离身的军刀握住,用阴翳的眼神一直盯着玛尔塔。
        玛尔塔自然也注意到了奈布的眼神,从一进来奈布的眼神就是如此,所以玛尔塔也并未多想只当他是因为昏倒的缘故。
        两个人就这么你看着我,我看着你的对望起来。
        终于玛尔塔说到“奈布,我做了一些菜带过来,你要不要尝尝?”
        奈布露出一个笑容,点点头。玛尔塔看到奈布的脸色好了起来也就将手中的食盒提了起来,款步走向奈布的病床前。
       “这是我亲手熬的粥”
        玛尔塔坐在病床上,打开了食盒,将粥递给了奈布,然后嘱咐到“快吃,要不然粥就凉了。”
        奈布小心翼翼的接过碗看了一眼玛尔塔,心生一顾悲凉。
        然后大口大口的喝了起来,喝完之后便直勾勾的看着玛尔塔。
        玛尔塔看着呆滞的奈布心中很不是滋味,再见了奈布这是你的断头饭了。
        心中极其复杂的将手伸到枪的位置,刚想神不知鬼不觉的开枪奈布就打断了自己。
        “玛尔塔,我是个佣兵”
        随后一把军刀就抵在了自己的脖颈上,泛着丝丝凉意。
        玛尔塔知道,自己暴露了。可那又怎样?他一个小小的佣兵还能杀了自己不成?
        可是她很快就意识到了自己可笑的想法,刚刚亮起刀枪来就六亲不认了。然后眯起重新审视了一遍奈布,丝毫不畏惧脖颈上的刀,这个佣兵是什么时候发现自己身份的?他有何目的潜藏在自己身边?
        与此同时奈布也在细细的想着出逃计划,自己肯定是走不了多远了,倒不如来一个假死然后自己回归战争。奈布觉得这是自己唯一能活下来的方法了。
        玛尔塔露出一丝笑容,戏谑的开口“我亲爱的先生,您这是做什么?”
        同时一把枪也出现在奈布的面前正对着他。
        下一秒两人又都换上了另一副面孔,奈布冷寂,玛尔塔绝情。
        与此同时他们都听到了彼此用从来没有听到过的声音介绍自己。
        “奈布·萨贝达,NS团佣兵总指挥。”
        “玛尔塔·贝坦菲尔,王牌部队的上尉。”

       
       
       
       

       
       

【第五人格】第三章 罪

        玛尔塔此时此刻正忧虑的等待着丈夫的消息,两个小时前自己正在家里帮父亲打理事情突然就接到了来自黛儿医院的电话,放下电话自己的脸色估计苍白到像雪一样。
       “您好这里是玛尔塔·贝坦菲尔”
       “我是艾米丽医生,您的丈夫奈布昏倒在我们医院了,请您速速来一趟!”
        当然了,玛尔塔的父亲也发现了玛尔塔的异样。用严肃的表情对玛尔塔进行了一番说教。
        “玛尔塔,你是我们贝坦菲尔家族唯一的希望。所以我不希望你在与入赘过来的公爵的订婚晚宴上出什么幺蛾子。”
        玛尔塔心虚的垂下头,手中握紧电话筒,点点头。
        玛尔塔知道自己无论如何也逃离不开自己的父亲杰马尔克斯·贝坦菲尔。与其这样倒不如乖乖的听话,这样大家对都好,毕竟父亲还是爱自己的,只是对于自己有些苛刻罢了。
       “那么电话那头是不是你之前提过的丈夫奈布·萨贝达?”杰马尔克斯继续问到。
        玛尔塔咬了咬唇,点点头。然后倔强的望着自己的父亲。
        不过怒火却没有降临,整个书房十分寂静。
        “一天,玛尔塔”杰马尔克斯率先打破了这份寂静,“一天的时间你去了断这一切。”
        “可是父亲”玛尔塔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了,不管不顾的朝着父亲喊起来“那是我相处了七年之久的丈夫!”
        “哦,是吗?”杰马尔克斯慢慢悠悠的从办公椅上起身然后说“正好到了七年之痒,你会喜欢你的新丈夫的。”
        “可我的新丈夫不喜欢我!”玛尔塔努力平息着自己的火气“我可是结过婚的人”
      “可你瞒了外界七年之久,不是吗?”杰马尔克斯走到玛尔塔面前盯着她,微微一笑,“没有人知道你结婚已经七年了,不是吗?”
        听到这话玛尔塔彻底明白了,奈布已经没有活下去的可能了。
        如果父亲派人倒不如我去,兴许我可以把他藏起来,玛尔塔暗自想到。
        望着父亲愈走愈远的身影玛尔塔明白,已经不能在耽搁了。
        只是……
        玛尔塔望向窗外,希望奈布可以理解自己。
        微风吹拂过落地窗前的白纱,露出屋外的景致。玛尔塔走到落地窗面前呆呆的望着外面,这一看便是许久。
        自己的母亲在抱着下人的男童,男孩十分幼稚可爱,逗得母亲与众多仆人发出愉快的笑声。
        玛尔塔有些认命的闭上眼睛,心中祈祷着,奈布你千万不要恨我。
       

       
        
       

【第五人格】罪

        咳咳,奈布咳嗽了一声望向咖啡馆外,一堆难民想要挤进来,四周还不停的有坦克疾驰而过。谁能想到几个小时前这里还是天堂一般,现在犹如人间地狱。
        “嘿!小姐您的证件呢?”士兵问到
        奈布的眼神也被吸引到了一名身着象牙白连衣裙的女子身上,女子似乎是语音不通与士兵驴唇不对马嘴的交流一分钟后她放弃了。
        哦,是个落难的美人呢,奈布想到。然后眼看就要将女子驱逐出去的时候奈布朝士兵走了过去露出了一个讨好的笑容为女子解围说“哦,这位小姐是和我一起的。”
        女子反应也快,立马就随着奈布往里走,士兵见状也就没有拦着。
       “我叫奈布·萨贝达”
       “我叫玛尔塔·贝坦菲尔”玛尔塔得体的弯了弯腰,然后眉头一挑问到“怎么了,这里?”
        奈布在心里默默地将残酷的词语筛掉然后尽量用温和的词语对玛尔塔说“哦,恩,这里,这里发生了战争,玛尔塔小姐。”
        这时候人群传来一阵尖叫,已经有一个排的反动派已经在大肆屠杀百姓了。外面没有受到保护的人群愈发疯狂起来。
        奈布下意识的将玛尔塔往隔间里带,这里的场景不是眼前的小姐所能接受的。
        玛尔塔看了一眼奈布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奈布有些尴尬。
        “哦,我是一名空军地勤。虽然级别不高,但也算是一个军人吧。”玛尔塔解释说。
        奈布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哦,抱歉,我以为你是……”
        的确玛尔塔现在的打扮无论如何也看不出来她是一名军人,倒像是外出旅行的贵族小姐。
        该死,我可能惹火她了,奈布想到。现在该怎么样才能邀她哄好她?是请她喝一杯?还是等离开这个鬼地方后邀请她去高级会所玩儿一圈?
        玛尔塔看出了奈布的囧迫,于是率先说到“交个朋友吧?愿咱们从这个鬼地方出去并平安无事。”
        奈布愣了许久但也立刻反应过来伸出手握住玛尔塔,不知所措的连声说“好好好……”然后意识到了自己此时十分愚蠢又抽回手,但又不知道往哪里放,双手就这么定在了半空中不上不下十分尴尬。
        玛尔塔和奈布就这么互相盯了彼此许久然后共同发出一阵爆笑。
        似乎窗外的硝烟与战争都已经烟消云散不复存在了,他们只是在咖啡馆聚餐的小年轻。
       
       
         
        
      

        奈布觉得自己永远也忘不了在兵荒马乱的时候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玛尔塔·贝坦菲尔了。
        那天奈布因为接了一个任务而到了X城,可谁知战争就那么恰巧的爆发了。无奈之下奈布躲到了一个受政府保护的咖啡厅,接受重重的检查之后得到了一个位子。
        这时候玛尔塔也冲了进来,可是她似乎遇到了麻烦。于是奈布挺身而出帮助了玛尔塔,玛尔塔对他也颇有好感,一来二去两人就这么喜欢上了彼此。
        回忆往事奈布眼里充满了光辉,面上布满了笑容。
        艾米丽医生见了十分奇怪,眼前的男人并不像是有什么心理疾病的样子可他却坚决来接受心理上的治疗。
       “那奈布先生您为什么来接受治疗呢?”
        奈布思索了一会儿犹豫不决的开口“也许是自己忘不掉她吧”停下来想了想又说到,“我的妻子玛尔塔,不过她很快就是我的前妻了”
        艾米丽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然后用眼神示意奈布继续讲下去。
        “交往一年之后,我向她求婚了。”奈布有些不好意思了“哦,我当时以为她会把我狠狠的骂一顿,可她就这么答应了下来。很不错,之后她就成为了我的妻子。”
        “看的出来您很爱她”艾米丽见过无数的家庭没有几家的男主人在提起自己即将离婚的妻子时眼睛还充满了骄傲与自豪。
        “之后我们结婚了,因为她偶然间提起不喜欢佣兵这个职业,害怕失去她所以我瞒了她整整七年之久。这点我感到很抱歉,不过艾米丽医生你也知道,一个佣兵是很难退出组织的。”
        艾米丽发誓自己看到了一个男人无奈痛苦的眼神,那种眼神本不应该出现在一个雇佣兵身上。
        奈布似乎不愿意在回忆他的妻子了于是问到“艾米丽医生,你知道我每天面对着无忧无虑的妻子心中有多痛苦吗?”奈布将手放到心脏的位置上说,“她越是这样我的罪就越深,我骗了她。”
        艾米丽同情的点点头,缓慢的开口“我知道这种感觉,很难受。”
        “是的,很难受”奈布擦了擦眼泪然后仍旧挺起胸膛“但我发誓我比任何人都爱我的妻子。”
        艾米丽拿起记录用的笔在医护本上涂涂改改不知在记录些什么,奈布此时格外的有耐心等待着艾米丽医生的最终结果。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奈布和艾米丽谁都没有说话,空气十分安静。
        一阵嘈杂声过后奈布只听见艾米丽缓缓的问“你妻子的全名,我的意思是还是个小姐时候的名字”
        “玛尔塔·贝坦菲尔”奈布笑了笑,“是不是很好听?”
      “哦,当然”艾米丽附和道“是个名门世家的上尉呢”
       奈布觉得自己幻听了瞪大眼用玩笑的语气说“不,不。她只是个小老百姓罢了,虽然当过兵,不过只是一个小小的空军地勤”
        艾米丽用不可思议的眼神望着奈布,接下来的一举一动都充满了惊讶。
        “怎么,你不知道吗?”艾米丽起身走向坐在沙发上的奈布边走边问“玛尔塔·贝坦菲尔是一个标准的贵族小姐,军人世家。”
        奈布觉得自己眼前一黑,随即就昏了过去。
        眼前出现的人还是玛尔塔一张笑语迎迎的面容。
       “奈布你知道我只是个普通人,喜欢过安定的生活。”
        那时候玛尔塔的面色很不好,之见玛尔塔话锋一转就扯到了奈布身上。
       “所以我讨厌战争与背叛国家的佣兵”
        那时候自己也如现在的心情一般

       
       

玫瑰庄园

第六章
    奈布强忍心中的火气,冷冷的看着气鼓鼓的玛尔塔。
    玛尔塔不经意间的看到了奈布的眼神如寒冰一般刺骨望着自己心中一阵恶心。
    这种眼神就像战场上那些临死之人的眼神一样,恨不得生吞活剥了自己。
    这该死的佣兵!拿钱办事的墙头草!
    自己曾隶属于特战部队,哪里之所以会覆灭就是出了个墙头草!说起来还是自己一手培养起来的中尉呢。
    为了区区的一点钱,出卖了无数人的生命。
    眼前的奈布也是如此之徒。
    直到心跳声渐渐变大自己才慢慢回神,拉着艾玛往安全的地方跑去。
    奈布还只是站在原来的位置上不动,就这么看着玛尔塔,盯着她。
    可玛尔塔同时也看到了监管者的目标是艾玛,毫不犹豫的就挡了过去。
    玛尔塔在意识彻底消散前想起了自己小时候与祖父的对话。
    玛尔塔,你认为军人是什么?
    我认为是报效祖国,钢铁般的意志,以及忠诚!
    虽然忠诚固然重要但也不是绝对的,最重要的是……
    是什么?
    祖父说了什么?
    玛尔塔觉得自己置身于巨大的玻璃瓶中,四处都是小时候的光景。
    突然四周变得昏暗起来,玛尔塔脚下踩空往下坠。
    周围传来奇怪的低喃似恶魔的轻笑。
    恍惚中她看见了一名女子,低着头望着自己,自己现在仿佛是在水中仰望着一切事物。
    女子笑了笑说了句什么,玛尔塔看着口型认了出来。
     对着镜子看
    “嘿!我们不能为了她而投降好吗!”
    “投都投了,还计较什么?”
    “玛尔塔小姐怎么样了?”
    “这是个累赘军人!”
    “艾米丽你不许这么说玛尔塔!”
    玛尔塔浑浑噩噩的听着他们争执不下,自己第一次体会到了失落。
    自己大概明白了那些贵族小姐嘲笑自己的原因了。
    因为地位与家室玛尔塔从小就接受与贵族小姐们所不同的教育。
    骑马打仗,样样精通。
    可自己始终融入不进她们贵族小姐们的小圈子当中。幸亏自己的母亲嘉丽芙不仅是一名上流社会的小姐更是一名军人,在她看来女儿的未来并无什么值得担忧的地方也就随着玛尔塔去了。
     于是在同龄贵族小姐们的小圈子里自己则是贝坦菲尔家族中最难见到一面的未来家主,偶尔谈起自己语气中还满是不屑。
     ……
     ……
     ……
     男子将日记本放回原来的地方,看着少女陷入了沉思。
    自己是什么时候发现不对劲的呢?每个人记录的日记都不一样就连时间也是……
     难道就只有自己发现了吗?
     一阵阴风将少女面前的纸吹了起来,男子看到上面写着醒目的几个字。
      救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