韶君

“病系列”之Personality disorders(ooc,慎入)

冬日里总是弥漫着一股哀伤,人们纷纷攘攘,无精打采的应付着寒冷的气候。
但对于梅致绾来讲这只是一个让人纪念的时候,她的生日就在这个季节。
不过最近致绾的烦心事可不少,她的生日快到了可偏偏自己的男朋友伍六七却失踪了。
梅致绾从小被孤立,以至于对她好的人都会被排挤久而久之灾星便成为了她永远的外号。
刚步入社会的时候梅致绾不苟言笑,独来独往。
她已经习惯被排除在众人之外,习惯于被忽视。伍六七的出现让梅致绾一度感动了很久,她傻傻的对伍六七好,只是因为他打开了她冰封已久的心。
可是后来梅致绾才知道,伍六七只是因为一个大冒险的游戏才向她告白。
那以后自己又成为了一个人……
梅致绾按了按昏沉的脑袋,望向窗外。夜黑的吓人,梅致绾记得自己小时候也看见过这么一个晚上,母亲睡着那天也很冷很黑。
但是父亲却把自己拉走了,小梅致绾只是以为她的妈妈睡着了,等夜结束了她就会醒过来。但夜永远黑着,梅致绾从那以后在未看见过光明。
她记得伍六七临走之前说过一个人名,她当时吵闹着让他解释那个女名是谁。
梅致绾发饰,自己看见了伍六七疲惫不堪的眼神,他直勾勾的盯着自己说。
我们分手吧 。
梅花十三
她是谁?梅致绾不知道,也许伍六七只是把自己当做他初恋对象的替身也说不定。
闹钟滴答滴答的响着,梅致绾这才意识到已经深夜了。接了一杯冷水以后,闹钟停了。夜寂静的吓人,让人害怕。
直到靠在沙发上,梅致绾才让理智回归。多久没有出过太阳了?一年?还是好多年?自己什么时候才能在见到太阳光啊……
梅致绾手中多出了一张照片,主角是伍六七和一位不知名的女人。
伍六七笑的十分灿烂但女人却看不清脸,穿着一身碧色旗袍。
梅致绾下意识的往房间衣柜的方向看了看,这旗袍梅致绾从诞生的那一刻就穿着了。但照片里的人的确不是自己,就连伍六七笑的也不像他自己。
她害怕,她惶恐。镜子呢?对,照镜子。梅致绾开始四处搜寻镜子。可家中就连反光的东西都没有。
梅致绾下意识的用手碰了碰脸颊,她还是她。






鬼知道我写了个什么,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candy

candy(算是迟到的万圣节文?ooc)
          梅花十三被扮成了一个小魔女,强行戴着魔女帽,穿着长袍,就连手中多年的梅花刀变成了小法杖。
         玄武国不知何时起兴起了各种各样的节日,今天梅花十三被师傅和师母硬是推了出来要糖果。
         她忘不掉师母一脸坏笑的样子,哦对了,师傅还塞给她一个南瓜灯,说是用来要糖果的……
       ↜(Ψ▼ー▼)
         她梅花十三好歹也是刺客排行第37的女刺客,也要面子的好吗!你看刺客排行前40的那个跟风凑热闹了!
          事实上她这番话对师傅也说了,然后师傅和师母一脸茫然的看着她说,我们都在凑热闹啊!为什么还一脸无辜?
           ψ(╰д╯)σ
          梅花十三觉得刺客生涯不值得,出来逛逛吧……不过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情侣秀恩爱啊!今天不是鬼节吗?你们秀哪门子的恩爱啊!
          (╯ツ)╯︵┻┻
          突然梅花十三的肩膀被拍了一下,一扭头就看见了伍六七。可为什么是吸血鬼的装扮?!更像一个智 障了好吗?!
          “哇!梅小姐穿的真漂亮啊,不过梅小姐也凑热闹的吗?”伍六七坏笑着,“我们一起去要糖果吧”
           我不是,我没有,我拒绝。梅花十三还是被伍六七拉着走了,要不是因为我打不过他我才不会乖乖跟他走呢!⋉(● ∸ ●)⋊
           “不给糖果就捣蛋!”伍六七敲响一户人家的门,梅花十三清楚的看见他们的首领扮着僵尸?走了出来,手里还有一盒糖果?
            伍六七有些尴尬,梅花十三尴尬死了。
            “橘子糖,拿好不送”
           门又关上了,只不过……
          梅花十三咆哮着,你把一袋子的橘子糖都给伍六七他也吃不掉啊!我是你的嫡系徒弟的嫡徒弟,就算伍六七他是你的爱徒那我师傅呢?
           “梅小姐,你不会是想吃吧?”伍六七故意晃了晃眼前一袋子的橘子糖。
            不,我不想。
           “伍六七,这橘子糖真好吃 。”梅花十三抱着从伍六七哪里“赢”来的橘子糖,吃的心满意足。
            伍六七则高高兴兴的买东买西,废话他终于发现十三喜欢吃什么口味的东西了不得多买点讨欢心吗?
            橘子汽水?买!
            橘子布丁?买!
            橘子口香糖?买!
            橘子冰激凌?买!
            橘子……不说了买买买!
            我是首席刺客柒,有钱任性☆彡▽`)ノ
            最后伍六七提了不计其数的橘子口味的东西?去了十三的家。然后很荣幸的看到了自己的师兄和嫂子一脸姨母笑的看着自己,和吃的欢快的十三。
           
       

妄想症
         柒总是觉得他的哥哥和嫂子,乃至于挚友鸡大保都在隐瞒着什么,大家在一起的时候总是莫名其妙的安静然后都不约而同的看着柒。
         可是柒却什么都不知道,他开口问过他的师傅,可是他也只是叹口气摇摇头不说话。
         于是乎柒决定自己去找出原因,他凭着记忆来到了一个别墅。
          柒以前并不知道这个地方,就好像拼图中随意塞进来的一样。虽然陌生但却熟悉。就好像自己真真切切在这里生活过一样。
          这别墅的主人是一个名叫梅花十三的女子,比柒小四岁。
          柒看到梅花十三的一瞬间就失了神,他见过她,但他不记得她。
          柒把话对主修心理学的梅花十三说了一遍,就听到梅花十三对柒说,你失忆了。
          “是的,我是失忆了”
          梅花十三把柒客客气气的请进别墅中,柒随意找了个地方坐下。
          那双碧色眼睛幽幽的看着柒,说话的声音带了些蛊惑。
         把你想说的都说出来,我可以帮助你。
        “我忘记了一个人,很重要很重要。”柒敞开心扉,滔滔不绝的说着,“我记得她,我们曾在一家公司工作。但后来她就不见了,我……”
          柒犹豫了一下
        “在我向她求婚之后”
          那可真是不幸,梅花十三随身记录的笔掉在了地上。柒看着一切,总觉得陌生。
         “我经历过这一切,但为何陌生到如此地步。”柒喃喃自语。
           因为一个人一生记不住太多的东西,对你而言你忘记的无非是你不想记起的。既然你不想记起那你为何还要执着?
          “不对,我不是故意要忘了她的。”
           结果就是你忘了她,哪怕她就在你面前。
          “不对,她走了我还闹了一场。这一切都是真真切切发生过的,我与她初遇是因为我是她的病人,那段时间我的精神恍惚,是她治疗我!”
           然后呢?梅花十三问。
          “然后我被治疗好了,这过程中我爱上了我的主治医生。”
           “既然你记起来了,为什么还不走?”声音灌入柒的耳中,柒一下子就惊醒了。
           眼前是他的主治医生梅花十三。
          “你愿意嫁给我吗?十三小姐?”
           我愿意
           夜太长了柒搂着十三翻了个身,眼睛却被手机的亮光所吸引。
           却被十三抢先一步关了机,不要看。
           我遵从你心之所愿,但你不要因为任何外界因素放弃我。
           柒笑着抱住了她,“我怎么会说‘不呢’  ”
           偌大的别墅举行着永远不会停的宴会。
           “医生,柒医师怎么样了?”
           “他的在生日宴上一下子失去了他的妻子,哥哥,嫂子,挚友。你觉得他怎么样了呢?”
           宴会中的柒举杯宣布着,“从今天起这场狂欢会用不停歇!”
            但晶莹的泪水还是从眼角滑过,就让时间冲淡哀伤,让我溺死在这幻想乡里吧。
           
        

大小姐和大少爷的反派生涯(上)6713

大小姐和大少爷的反派生涯(1)
        寂静的书房之中发出枪响但被宴会的声音掩盖过去,血迹沾满了华贵的地毯。高脚杯中盛满了晶莹的液体,预示着死者生前最后的享乐。
       柒站在血泊之中怜悯的看着已经死去多时的人。
       军火商,白家家主。
       梅花十三慢慢从一旁玩味的走过来,穿着艳丽嘴角还留着调笑仿佛还未从狂欢中苏醒过来。
        “你穿很好看”柒看见梅花十三毫不吝啬的夸赞道,梅花十三也顺着转了一个圈,衣摆微微向上露出藏于脚踝的银色手枪。
         两人相视一笑,柒顺手拿起酒递给梅花十三,十三接过来两人碰了碰,一饮而尽。
          “嘿!我想我们该走了!”梅花十三嘴角上扬,踢了踢死去的白军火商,然后嫌弃的在地毯上蹭了蹭鞋。
          “我说,你要是沾上了这家伙的血,你就别回去了。”十三一回身,向着书房外走去。柒看着十三的动作理了理衣角,便大步跟了过去。
          “你在生气”梅花十三的步子很小,柒毫不费力的就与十三肩并肩走着。
           “我没有”想都没想十三矢口否认,“倒是你杀人的时候磨磨唧唧,你该不会还留有旧情吧?”
           “是啊,毕竟是我未婚妻的父亲啊”
            梅花十三的动作猛的停下,扯起柒的衣领踮起脚向前靠了靠说“你说在宴会上的人,要是知道白家主被你杀死了会怎么样呢?”
            柒反手握住十三的手,放到嘴边吻了吻,“你可以试试看呐?”
            砰的一下,十三左脚将位于窗边桌子踢到,贵重花瓶随之打落,警报声瞬间响起。灵巧的抽回手,向后退了几步对着后面匆匆来迟的护卫换上了惊恐的神色。
         “快,抓住他。他杀了白家主!”
          柒挑眉,一动不动任由那些护卫慢慢靠近。梅花十三中护卫的身后用手比出枪,朝着柒开了一枪,砰!梅花十三做出的口型柒无奈的笑了笑。
           “好了,别闹了。”
            梦戛然而止。

大小姐和大少爷的反派生涯(后期填坑)

大小姐和大少爷的反派生涯(序)
         玄武是一个杀手家族,整个杀手界都要给三分颜面的存在。因为这个家族存在了百年,几乎所有的风云人物都是这个家族中的人。
         但家族没有特定的主人,相比之下组织更加适合玄武。
         在所有家族中培养的杀手当中,大小姐和大少爷算得上是佼佼者。
         大小姐,梅花十三。
         大少爷,柒。
         他们杀人从未失手过,更令人奇怪的是他们在玄武家族几乎不被提起。
         像是从未有过这么两个人,但又到处都是他们的传说。
         同辈的杀手们,提起那两人默不作声。
         前辈的杀手,提到那两人满是惋惜。
         后辈即是好奇,又带了八卦的心思。
         大少爷,大小姐究竟是什么关系?
         这一切都不得而知了……
     

故里

                                       
        梅花十三是梅花大侠的第十三个女儿,但梅花大侠心心念念的却是一个能够继承自己剑术的儿子。
        因此在正妻怀胎十月之后,梅花大侠再一次失望透顶。
        因为梅花十三的女儿身,梅花大侠彻底冷落了他的正妻。转而尝尝往外跑,一年只有一个星期在家。
         在梅花十三五岁那年,她的父亲梅花大侠纳了一名小妾,名唤嫣红。
         不出所望她为梅花大侠生了一个儿子。
         整个梅花山庄喜气洋洋,整个山庄的下人都被调到了嫣红哪里。更有胆大妄为者有心造谣,现夫人失势只怕嫣红要成为正妻。
        梅花十三从议论纷纷的下人口中得知自己母亲因为自己是女儿身的缘故才过得如今这般模样心中十分愧疚。
        只要自己也完美的继承父亲的剑术,是不是母亲就可以高兴一点?年幼的十三经常这么想着。
        于是十三就经常练剑给母亲看,而母亲只是慈祥的笑着,偶尔出声夸赞几句。
       “我们小十三不输男孩子呢”
        十三望着母亲的笑容,心中愈发难受。
        不能输给男子,无论是谁!
        那一年梅花十三九岁,还有一年便满十周岁。按照规矩在十岁生日那天,梅花大侠就会现身为十三送上礼物与祝福。那时候梅花十三便可以证明自己不输男子,自己也可以让母亲抬起头。
        只是,好巧不巧的那是她刚过完九岁生日不久。
        梅花山庄来了几位贵客,梅花十三听到这个消息时自己还在练剑。
        只是一名少年游荡到这里然后看着自己,梅花十三从他的眼神中看出了不屑,又看到了他的体格十三与他比拼起来。
        毫无疑问,她输了。很久之后她才知道自己挑战的是刺客联盟首领的爱徒,柒。
         梅花十三望着自己被一分为二的刀,眼睛里沾染上了丝丝雾气。
        不过幸运的是,柒开口了。
        “你是这么多年唯一一个挑战我的女子,不过勇气可嘉。”
          也许是梅花十三当时的表情十分难看,柒犹豫了一下接着说。
        “由我教你练剑,如何?”
         梅花十三捡起武器的动作停了一下,然后痴痴的看着眼前的少年点了点头。
         “第一课,就是气息”
           …………………………
           …………………………
        梅花十三出生于腊月,初梅开放的日子。
        而少年和她则一起呆在十三的院落踏梅阁中习武,春天他们练气息,夏天学剑术,秋天练姿势。
         由于梅花十三耽误了最佳学习时间,加上自己只是想在父亲面前露一手,只是跟着少年略微学了一点皮毛。
         时间很快,明天就是梅花十三的十岁生辰了。
         这天少年把十三叫到面前,说:“今天是你的最后一课。”
       “记住,气是所有武功的根本。”
        梅花十三似懂非懂的望着少年,心中默默想着气。
       “你父亲之所以打败天下无敌手,就是因为气。你是她的女儿你也可以的。”
         他顿了顿
        “这就是你的最后一课了,祝你好运。”
        “等一等!”梅花十三大喊了一声,柒扭头看着她眼中是疑问的表情。
         十三将手中的梅花枝送给了他。
       “我没有钱,只有这梅花园了。这是初梅送给你吧!”
        柒随意的看了一下,伸出左手摘下开的最好的那一朵。
         “一朵足矣”
          柒消失了,也将十三要说的话堵在了嗓子眼里。
         “来参加我的生日吧”这句话梅花十三始终没有说出口,虽然很久很久以前就有这个念头。
          曲终人散,十三终究告别了少年。然后独自面对未来,明天才是重头戏。
          我不输任何人,无论是谁。
          比以往更加坚定,更加有底气。
          十岁生辰那一天就要来了……
          梅花十三特意换上了碧波纹路的淡青色旗袍,将头发高高绾起。稚嫩的面庞依然可以看出十三日后将是个美人。
        可是十三等了一天,等到的却是自己父亲带着嫣红和独子离家游玩的消息。
        梅花十三不愿也不敢相信自己的亲生父亲对十几年的发妻和他的亲生女儿竟一点感情都没有,仿佛是个累赘一般避之不及。
        十三坐在少年曾经靠过的梅花树上惆怅的望着天空,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
        不知是不是错觉,自从那晚过后母亲像是彻底寒了心一般不久就带着十三离开了。
         直至今日十三依然怨恨自己当初为何同意母亲带自己离开梅花山庄。
        称得上侠的人,仇人数不胜数。十三的母亲是梅花大侠当初八抬大轿娶进门的,自然是那些人的报复对象。
        果不其然,没出多远十三的母亲就遇刺身亡,十三被一名刺客所救。
        十三泪眼朦胧的抱着母亲的遗体,看到了不慌不忙收回刀鞘的白衣男子想都没想就冲了过去。
       “求求你,教我武功吧!”
        男子漠然置之,回身便离开此地。梅花十三依然倔强的跟了上去。
         俩人一前一后的走了许久,男子突然开口:“我是一名刺客,杀人的。”
        梅花十三哪里还顾得上这些,心中唯有复仇二字支撑着她苦苦走下去。
        “那我便做刺客,只要你教我武功,只要你肯教我!”
         梅花十三血迹斑斑的小脸毫无生气,只是眼睛依然是亮的里面充满了嗜血的红。
         男子没有理会梅花十三,走进了一片竹林。梅花十三也跟着去了竹林,男子走到哪十三便跟到哪,男子抚琴十三便在旁边长跪不起。
        雪将十三变成了一座冰雕,但十三依然纹丝不动。
        许是男子怕了,终究还是收下了梅花十三。
       “你叫什么?”
       “梅花十三”
        男子点点头,拿出了两把刀递给了十三。
      “从今天起你就是玄武国的嫡系三代弟子,梅花十三了。”
        梅花十三双手接下了刀拿在手中细细观看,刀身锋利,精致小巧,用寒铁打造更觉轻便。
        梅花十三不由自主的瞪大眼,微微张口。
       “你还要有个新的名字”在梅花十三接过刀后男子补充说,“梅致绾”
       “谢师傅赐名!”
        男子继续往深林处走,雪飘然落下……
       “我只是受人之托罢了”
        梅花十三看着师傅的背影,想起了另一位少年。
        刹那间失了神……
        “一朵足矣”这句话还萦绕在耳边只是早已物是人非。
        远处的男子看到十三依然不为所动,皱了皱眉开口说:“过来,我来教你练剑”
         梅花十三晃晃悠悠的起身,摇了摇身上的雪。像提线木偶一样走了过去。
         当站在竹林深处的分界线上,十三停下了。
         这么多年十三挺过来了,冰凉的雪落在梅花十三的脸上。
         与过去彻底了断吧……
         当雪停了的时候,梅花山庄十三小姐已经从世界上消失了……
         所有她存在过的痕迹消失的一干二净,唯有几棵梅花树还记着曾经的过往云烟。
       “我是刺客梅花十三,刺客排行榜第三十七。”
    
        
       
 
         
         
        
         
       
       
     

       
        
       
        
         

念念不忘,必有回想(2)

刺客伍六七
念念不忘,必有回想(2)
       “再见!”
       一把剪刀从后面穿透了目标,之后回到了他的主人手上。
      “呵”
       柒面无表情的看了毫无生气的尸体一眼皱了皱眉头。
       若是千刃还在自己怎么会变成这么一副模样,自己已经恢复记忆有些年头了只是刀一直没有找到。
       自己失去记忆时究竟都干了些什么,一想到这柒无奈的摇了摇头,失去记忆的自己看起来废的很啊!
       看了看左手拿的剪刀,剪刀中间还细心的按上了七的标志。
       做刺客谁会暴露自己的真名啊!恐怕只有白痴了吧!但觉得这么说失去记忆的自己好像怪怪的也就不再关注自己失去记忆这段时光。
       柒看着剪刀突然想起了一段记忆,青色旗袍,碧色双眼,冷清的面庞,左眼和右眼下个有一颗泪痣,编起来的头发,用的武器是梅花镖和梅花双刀。
       柒勾起唇笑了起来,那个执着的不得了的刺客十三。
       右手轻轻抚上自己的唇,心中暗暗暗吃笑。
       那么一个女刺客自己的初吻竟给了她,想起当时她的表情柒敢肯定那也是她的初吻。
       还真是便宜失忆的自己了呢
       说起来,千刃的下落不明也许就和她有干系。
       是叫梅花十三吗?
       柒突然埋怨起失忆时的自己了,伍六七,伍六七你怎么就不会留心听一听她的名字呢?这样现在柒就有思路可以用来寻找千刃的下落了。
       外面传来一阵嘈杂声,柒意识到自己要赶紧离开了,于是就向后转去。
        随着烟雾过后,柒不见了。
       “梅花十三,对吗?”声音不知从何处响起,又将传向何处。

        

【原创】念念不忘,必有回想(1)


伍六七X梅花十三
       设定十三还不知道伍六七和柒是一个人,伍六七恢复记忆
   

“今天我就要带她走,我看谁敢拦我。”
       梅花十三的记忆不由得想起了几年前的那个夜晚,当时自己还是排行不高的小刺客如今自己都已经排行第七了。
       “时光匆匆啊!”
       梅花十三感慨不已,即便是知道伍六七是在神志不清的时候说的那句话但还是不由自主的上了心。
       说起来已经有些年头没有见过那个大大咧咧的刺客了啊!
      “十三”一阵浑厚的嗓音传来
       梅花十三听到这声音立即起身毕恭毕敬的行礼,用一贯冷清的声音说“师傅,有什么事用的到十三的吗?”
        男子点点头示意十三坐下许久才开口说:“当初我让你带回千刃并杀了能使用千刃的男子你都招办了吗?”
       梅花十三心中一惊连忙说:“师傅一切都照您的意思办了,干干净净”
      “我觉得也是”
       男子端起茶杯,梅花十三随着这句话心愈发悬了起来。
     “十三啊,你有有任务了。”
     “师傅请说”梅花十三听到这句话忙垂下头听着调遣。
     “暗影刺客排行第一的柒,你可有把握?”
        手中的梅花双刀骤然变得冰凉,这是一场不可能赢的刺杀。但还是硬着头皮答应下来。
       “我可以的师傅”
       没人知道这句话有多么冷,多么视死若归。
       男子意味深长的看了梅花十三一眼留下了一句话
       “不要像上次一样了,十三。”
        也许只有十三明白这句话的意思了。
       送走了男子,十三瘫倒的倒在了桌子上。
       当初整个刺客联盟整体出动都动不了柒一分而之所以刺客联盟赢了是用了下三滥的手段。
        就算是当年都铲除不了,更何况是我这个排行第七的女刺客?
        梅花十三苦笑了一下:“这是铁了心让我去死了啊!”
        猛灌了一杯茶之后梅花十三离开了。
       “伍六七,想不到这一别竟是永远。”

【佣空】罪

第五章
       “嘿!玛尔塔,你看这是什么!”
       “谢谢我亲爱的,你怎么知道我喜欢玫瑰的?”
        回想往事总是会让人留恋,正在逃亡的奈布给出了一个评价。
        如果忽略正在后面驱车追他的玛尔塔也许一切就会变得浪漫起来。
        一发子弹落在离脚不远处,车声已经越来越近了。奈布咬咬牙,狠命向前冲。
        快,在快一点,前面是自己的交头点了!
        奈布左肩上的伤口,因为疾跑的缘故伤的更加厉害了。再这样下去,即便自己逃了出去也是九死一生!
        奈布再次回头心情复杂的看了玛尔塔一眼,怎么看不清楚啊?
        奈布失落不已,能再看一次就好了。
        再看一次那明媚骄傲的面庞就好了。
        正在开车的玛尔塔看见奈布停了下来,也紧接着刹车。
        奈布背对着她一动不动,玛尔塔心中一沉。
        果不其然,奈布重重的倒在了地上。
        玛尔塔几乎飞到了奈布的身旁,却发现眼前的人早已没了呼吸。
        怎么可能!
        玛尔塔立刻做起了人工呼吸,不断的拍打肺部。希望救回他,可奈布早已没了心跳。
        不可能,怎么可能!
        到最后玛尔塔跪在奈布身旁,泪如断了线的珍珠似的,滔滔不绝的流下来。
        无声的啜泣,空洞的眼神
        “我不是要杀死你,奈布”玛尔塔看着奈布“我不是要杀了你,我知道你在前面有一个撤离点。”
       “我想让你走的”
        玛尔塔的脸已经白了,嘴唇也不住的颤抖起来。
        “我的丈夫只有你一个,NEVER”
         呆坐了许久的玛尔塔将一朵玫瑰放在了奈布的身旁,没有声音的说出了自己最后的道别
        My love. 祝你一路顺风。
        这时雨已经淅淅沥沥的下了起来,玛尔塔也转身回到了车上。
        虽说是开车但眼睛一直没离开倒车镜上的奈布,车开的很快,奈布的影子很快就看不见了。这时玛尔塔才缓缓的踩上刹车,像失了魂魄一般靠在车门上嚎啕大哭起来,透过朦胧的眼泪玛尔塔看见雨下的越来越大了。
        讨厌的天气,讨厌的眼泪,讨厌的任务,讨厌的婚约,讨厌的姓氏……
        玛尔塔禁不住问自己,自己到底为了什么而活?
        是自己,还是家族?亦或者两者皆有?曾经自己最害怕发生的事终极是发生了。
        余光望了望副驾坐,曾经自己坐在那里和奈布一起赶赴各地观光,现如今什么都没有了,玛尔塔害怕有关于自己挚爱的回忆。
        以至于最后玛尔塔最后是弃车而逃,她是硬生生走回自己的家,贝坦庄园的。
        至于之后的事,玛尔塔想都没想,自己早已被雨给冲走了。
        一丝不剩